亚洲城手机会员 >国际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2019-09-03 14:28:35 来源:环球网
A+ A-

安娜表示卖身九个月,曾遭嫖客言语辱骂。
安娜表示卖身九个月,曾遭嫖客言语辱骂。

(新加坡18日讯)20岁女学生要筹学费读书,为了不加重母亲的负担,不惜下海卖身挣钱,遭嫖客辱骂唾弃,心中心酸不已。

这名20岁女学生安娜(假名),目前在新加坡私校修读文聘课程。

样貌看起来和其他同龄女生无恙的她,以流利英语受访时告诉记者,一出世父母就离异,来自单亲家庭的她由母亲抚养成人。

安娜说,之前自己曾当过兼职零售员,但无法配合读书时间,最后作罢。

“母亲收入微薄,靠成为零售助理月入仅1200元(约3600令吉),为减轻母亲负担,决定卖身供自己读书。”

- Advertisement -

她透露,中学毕业后想继续念书,但私校的学费一年一万元(约3万令吉),超过家中所能负担的范围。

“我不愿母亲为我如此辛苦,自己也不好意思继续开口向她拿钱。”

安娜表示,自己当初在网上看到“征聘广告”而下海,至今已9个月。

她也透露心酸的一面,坦言除了成天担心被警方抓外,遭嫖客辱骂唾弃也让她一度十分难受,但为了学费,咬紧牙关撑过屈辱。

“这些嫖客会在进行交易时,用难听的字眼辱骂我,对性工作者毫不尊重,起初我确实受到影响,情绪难平,但如今选择不理会。”

安娜在三个月前加入Project X,这是一个协助性工作者争取平等权益及给予支持的组织,并在此获得坚固的支持网络。

“在这里我认识更多和我面对一样处境的性工作者,我们每周会见面一次公开自己的经历,并相互给予警惕及支持,让我备受慰籍。”

向好友坦诚反遭嫌弃断绝往来

向好友坦诚自己操皮肉,反遭嫌弃断绝往来,失去友情。

安娜表示,自己卖身的事只透露给身边几个好友知道,但其中有三、四人却对此无法接受,渐渐与她断绝往来。

“她们知道我从事这行业后,都不解我为何要进入,纷纷劝我不要继续做,并认为这是非常‘脏’的工作,我们还会因此大吵。”

安娜也说,母亲并不知道她从事卖淫工作,也并不打算让母亲知道。

“现在社会对于性工作者的观感还是较负面的,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我不会让母亲知道这件事。”

- Advertisement -
组织的网上商店(e-store)将售卖商品如徽章、T恤及布袋包进行筹款活动。
组织的网上商店(e-store)将售卖商品如徽章、T恤及布袋包进行筹款活动。

Project X组织协助性工作者认识自身权益,去年共给予200名性工作者援助。

Project X组织总监何思慧(28岁)告诉记者,组织在2008年发起,当时由于发起人在香港见到性工作者权益备受照顾,而萌生创办此组织的念头。

Project X也将在本月28日正式推出组织的网上商店(e-store),商店将售卖商品如徽章、T恤及布袋包,以望在今年第三季度筹得一万元,提升组织运作以帮助更多有需要的性工作者。

责任编辑:秘皖航 CN03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