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洲城手机会员 >国际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2019-09-16 06:18:33 来源:环球网
A+ A-

文:林恩霆

第15届全国大选的选举对垒模式几乎可以看出端倪,执政集团这一边是希望联盟成员党加上沙巴州的民兴党;而反对党那一边则是国阵、伊党、砂拉越政党联盟和沙巴政党团结联盟。双方的壁垒分明最清晰,也是各路诸侯排阵最强盛的阵法。

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提醒党内领袖与伊党谈好席位分配,以应付因更换首相而随时举行的全国大选。这是东姑拉沙里的提醒,但在马来人对希望联盟支持度偏低的氛围下,提前大选的可能性并不高,相反地,敦马做好做满5年任期的可能性较高。

依目前情况看来,国阵与伊党的政治合作看似势在必行,但安华却认为巫统与伊党肯定在大选前夕闹不和。安华的这一说法却是根据过去曾与伊党合作的经验,所发表的看法。伊党的确不是一个容易共处的政党,但却也不是一个按牌理出牌的政党。他们往往做出一些令人无法想象的决定,而与巫统合作就是其中之一。

巫统和伊党合作对希望联盟来说,肯定是一大威胁,尤其是马来半岛北部州属,如玻璃市、吉打州、吉兰丹、登嘉楼,以及东海岸的彭亨州,而这些州属本来都是国阵或伊党执政的州属。至于吉打州方面,伊党和国阵都曾经执政该州,两党合作将提高重新执政的可能性。

- Advertisement -

马来西亚历届大选都出现种族政治倾向的交叉,也就是马来人与华人总是在大选中支持不同的阵营。1999年大选,马来人在烈火莫熄运动下,全力倒国阵和敦马,而华裔则因1998年印尼排华事件,让人想起1969年513事件,深怕改朝换代带来动乱,进而全力支持当时的国阵。2013年大选,华人大力反对国阵,马来人则害怕改朝换代导致权益受威胁,而选择国阵。

直到2018年大选,华人和马来人才真正地人同此心,合作绊倒执政61年的政治巨人国阵。然而,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,马来人开始感受到更换新政府之后,所带来的直接不满或间接威胁。棕油库存滞留导致垦殖民收入减少,朝圣基金局年利息是历来最低,政府重要高职由非马来人担任,政府欲签署《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》和罗马规约(最终放弃签署)等,终究让马来人感到不安。

- Advertisement -

看看前首相纳吉顶着“Malu apa, Bossku”的口号,获得全马各地大部分马来同胞的支持,竞相与他自拍,高喊他“Bossku”的声浪此消彼长,甚至在商场售卖胸前印着“Bossku”的T-衬衫等。在公路上,偶有遇到骑着电单车的马来青年身穿“Bossku”衬衫,也有在车牌上贴上“Bossku”贴纸。仅仅这些举动,大家是否觉得似曾相识,好像当年华裔同胞毫不避忌地穿上“Bersih”的黄衣呢!大家当年对“Bersih”的热情,就是今天马来同胞对“Bossku”的支持度。

倘若这一股热潮维持到下一届大选,在马来选民倾向于过去国阵执政的年代,那么希望联盟真的仅能做一届政府了!仅仅是以2018年大选的成绩做根据,若国阵和伊党合作攻城,那么两党至少可以稳稳取回30个席位,这还不包括那些国阵与伊党选票相加起来微差落败的选区。以2018年大选的成绩做根据是保守的估算,这里头还没包括2018年把选票投给希望联盟,但却回流伊党和国阵的马来选票。

无论如何,热潮是否能维持到下一届大选,纳吉本身的丑闻和法庭审讯结果如何,都将是整个政局的催化剂。当然,我们也不能忽略安华所提的,巫统与伊党的合作关系是否能长久,这一切都将左右着下一届大选的趋势。

责任编辑:黄靖 CN037